资讯中心
联系我们

电话:86-0663-8852620
联系人:黄先生
传真:86-0663-8855226
邮箱:
Daming@gddaming.com.cn

我国去年进口7.4亿吨铁矿石 钢铁业净利降98%

更多
发布日期:2013-6-14   阅读:2153次

铁矿石进口价格涨幅远超钢材价格涨幅、产能过剩是中国钢铁企业亏损的重要原因
  
去年我国钢铁行业可谓经历了一场“灭顶之灾”,如果没有年末的上涨行情,多数钢铁企业恐将难以为继。造成这场“灾难”的根源在于:产能过剩、经济低迷、需求不济,但更多的是由于铁矿石价格的大幅飙升所致。
 
数据显示,我国去年铁矿石进口总量达7.4亿吨,创出历史纪录,但钢铁企业实现净利15.81亿元之多,同比大降98.22%。
  
无论是“一吨豆渣贵过一吨钢”、“一吨钢材价不抵4两猪肉”还是“生产一吨钢亏损300多元”等,这些都是钢铁企业困境的真实写照,而面对外国铁矿石巨头的“合围”,中国钢铁企业真的就只能束手就擒吗?多位业内人士建议,为了提升国内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保障国家经济安全,作为铁矿石最大进口大国,我国有必要尽快推出铁矿石期货。
 
  
铁矿石涨价蚕食钢铁业利润

有这么一组数据,2009年中国进口铁矿石6.28亿吨,比前一年增加1.84亿吨,增长41.6%,是历史上增加进口量和增长幅度均最大的一年;2010年中国总计进口铁矿石6.19亿吨,较2009年减少约900万吨;2011年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6.86亿吨,较2010年多进口0.68亿吨,同比增长10.9%;2012年中国铁矿石的总进口量达到了7.436亿吨,再次创出新纪录。
  
与此同时,去年中国钢铁业协会会员中,钢铁企业累计实现销售收入35441.1亿元,同比下降4.31%;实现利税740.89亿元,下降54.33%;实现利润15.81亿元,同比下降98.22%。其中1、2月份全行业亏损,3、4、5月份略有盈利,6、7、8、9月份又出现亏损,从9月下旬开始,由于钢材价格开始回升,四季度经营有所好转,实现扭亏为盈。全年累计亏损企业23户,同比增加15户,亏损面占比28.75%,亏损企业亏损额为289.24亿元,同比增长7.39倍。
  
按道理来讲,进口量剧增、钢铁企业应该有利润才对,那么,我国钢铁企业在铁矿石进口量剧增背景下,利润却连年下降,去年亏损企业更是达到了23户,究其原因在于哪里呢?业内人士表示,铁矿石进口价格涨幅远超钢材价格涨幅是导致中国钢铁企业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此外,我国钢铁企业目前面临的经营困境与行业本身的特点以及当前新的定价模式密切相关。
  
据了解,我国钢铁企业生产周期较长,铁矿石从进口采购到入炉使用再到钢材销售,平均周期在40天左右,如果考虑到巴西等地需要长途海运的铁矿石,则其贸易周期要在2个月以上。而铁矿石库存是钢铁企业生产中不可避免的因素之一,在我国炼铁工艺中,高炉炼铁占据了绝对主导地位,高炉生产要求连续性,必须有一定量的铁矿石库存作为依托,大多数钢铁企业为维持正常生产,通常备有半个月至一个半月不等的库存量。
  
我国铁矿石消费一半以上需要从巴西、澳大利亚、南非、印度等国家长途海运进口,其中巴西矿需要35天至40天,澳大利亚需要12天至15天。一般而言,我国钢铁企业从矿石采购到钢材销售,平均生产周期在40天左右,这使得企业铁矿石进口贸易风险很大。
  
随着我国钢铁产量的不断提高,铁矿石总体库存量也在不断增加。2007年—2011年期间,我国铁矿石年均港存量从4460万吨升至8903万吨,增量为4443万吨,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4.83%,占用资金显著增加。
  
“我的钢铁”研究中心主任曾节胜表示,钢价上涨速度没有铁矿石上涨快,钢厂的价格风险愈来愈大,如果上游需求增加,适当提高钢价,但如果下游需求消化不了,那么就会致使钢厂库存积压,很多钢厂就会因此破产。
  
铁矿石是仅次于原油的世界第二大商品。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和消费国,年消费量在10亿吨以上,每年进口贸易量超过世界铁矿石贸易量的60%。铁矿石占生铁生产成本的60%-70%。近年来,铁矿石市场发生本质变化,贸易定价由之前的年度长协谈判转变为月度甚或周度指数定价,价格波动频繁剧烈,已经严重影响我国钢铁企业的生产和经营。
  
而在国际铁矿石市场上,以“三巨头”为首的出口商却不断地抬升价格。去年3月份澳大利亚通过了《矿产资源税法案》,规定矿产资源税税率为30%,这意味着未来3年政府要向矿商收取约110亿美元的税收。从2010年开始,越南将铁矿石出口关税从零上升到40%。去年1月份,印度铁矿石出口关税由原来的20%提高至30%。这些举措对中国钢铁产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此外,铁矿石定价机制的短期化也导致价格波动频繁。指数定价后,铁矿石价格波动频率和幅度日益加大,2012年一年内,进口铁矿石价格就经历了从150美元/吨,急速滑落至80余美元/吨,之后又迅速攀升到160美元/吨的行情,期间跌幅近50%,涨幅近100%。所以,对于铁矿石成本占生铁成本60%的钢厂来说,当生产必备的铁矿石库存遇到频繁的矿价波动,必然面临较大的市场风险。
 
  
现货交易平台无法转移风险

有分析人士表示,去年铁矿石的疯狂与必和必拓通过新加坡环球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GlobalORE)的爆炒脱不了干系,而这个平台也被看做是必和必拓为了实现铁矿石金融化发起的一次攻势。另外,该平台自今年1月16日开始试用的指数定价模式,更像是为“明争暗斗”多年的几家铁矿石价格指数提供了一个兵戎相见的战场。
  
与新加坡交易平台相对应的是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这个被冠以“中国”字样的平台在去年先于GlobalORE正式上市。不过,运行至今,一直未达到产业人士期望的效果。
  
去年初,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等机构在京建立了“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并于2012年5月8日正式开业。这一平台起到了减少人为恶意炒作引发的铁矿石价格大幅波动,推动形成公平、公正、合理、透明的国际大宗矿产品定价机制,促进铁矿石市场健康、有序、稳定发展。但是,该模式属于产业内部一对一的交易,市场风险在内部循环,无法有效分散和转移,且受标准化程度低、市场流动性小和非集中撮合交易方式的限制,价格发现功能十分有限,而且成交也不活跃。2012年5月8日开业至2013年2月8日,总成交71笔,总成交数量819.15万吨,仅为目前港口库存的约十分之一,企业避险需求得不到满足。
  
从实践来看,世界主要大宗商品定价机制都向期货化、短期化发展。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的原油定价机制改革、八十年代初期铝定价机制改革,以及二十一世纪初动力煤定价机制改革,以及我国近些年推进的“合同煤”改革等,都表明长期固定的价格体系逐步被市场化所替代。随着未来全球铁矿产能的不断扩张以及新兴经济体对钢铁需求的不断增加,僵化、固定的定价模式,很难赢得生存空间。
  
“只依靠现货市场,价格风险没有分散的渠道。”上述分析人士表示,在一对一的交易情况下,风险没有分散的可能。在供需平稳的情况下,价格风险只能通过产业链进行传导,如果矿价较低,则会使矿山亏损而使下游钢铁企业盈利;矿价升高,则挤压钢铁企业绩效而提高矿山利润;整个产业处于一种零和博弈的状态之中,一方的获益必然以产业链上对手方的受损作为代价,风险只是在整体产业内部不同的产业环节间相互传导。
  
“总体来看,单一的现货市场无法提供一个有效的渠道,使得产业内部的风险转移到产业外部,因此,也不能够减少整个产业的总体风险。”他表示。
  
价格的波动使企业面临的风险加大,影响着我国钢铁产业的健康发展。据中钢协统计,2012年,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销售收入35441.1亿元,同比下降4.31%;实现利润仅15.81亿元,同比下降98.22%。
  
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安海轩表示,国内外的铁矿石交易平台都属于现货交易,但在运营模式和价格指数上有所不同。当前国内交易平台由于缺乏卖家而仅充当电子信息公布平台,影响能力较弱,缺乏卖方导致交易量较少,所以无法吸引三大矿山前来交易。
 
  
国际衍生品市场竞争加剧

铁矿石价格波动成为了中国钢铁企业经营难以回避的主要风险,国际钢铁企业是否面临同样的难题呢?其实并不然。金融市场的存在和发展是以现货市场的需求为基础的,近年来,铁矿石现货市场发生新的变化,长协定价被指数定价取代,价格波动频繁且剧烈,产业客户避险需求强烈,同时渴望一种更加公正、客观、合理的定价模式。在这一大背景下,国际铁矿石衍生品市场获得了较快的发展。
 
在2008年德意志银行推出全球首个铁矿石掉期合约之后,新加坡交易所、伦敦清算所、洲际交易所等相继推出了铁矿石掉期合约,印度商品交易所和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等也于2011年推出了铁矿石期货交易。国际市场争先恐后推出铁矿石衍生品交易正是为了抢夺国际铁矿石定价中心、争夺有强烈避险需求的客户资源。
  
目前来看,仍然进行铁矿石衍生品交易的市场有新加坡、印度、美国和英国。其中,交易最活跃的是新加坡交易所的铁矿石掉期业务,其每月交易量从2009年的几百手上升到目前的三万多手(相当于每个月成交1000多万吨铁矿石)。
  
目前,现有的铁矿石金融衍生品交易模式主要是两种,一是铁矿石掉期交易,二是铁矿石指数期货。
  
掉期交易(swaps)是指发生在两个投资者之间的、“一对一”的、以某一特定资产为交易对象的、双方盈亏以特定资产未来价格变动为参考的交易模式。交易的标的资产既可以是金融产品,也可以是实物商品。交易的标的资产以合约(合同)的形式进行,如果交易的是实物商品,合约里面详细规定了交易的品质(规格)、数量、合约到期时间等;在合约到期时,双方需要进行履约;掉期的履约不是双方实际买卖相应的商品,而是通过计算买卖双方的盈亏情况,以现金支付的方式了结合约;计算双方盈亏的根据就是标的资产现货价格的变动情况;这就涉及到两个价格,一个是双方事先约定的买入(卖出)价格,另外一个则是按合同规定的参考价格(如某段时间内铁矿石指数的平均价格),两者之差就是掉期交易者的利得或损失。
  
 不过,掉期交易属于场外交易,没有一个固定的交易场所,也没有统一的监管,交易双方通常是客户对客户或客户对经纪商“一对一”的交易另外,这些场外的衍生品标准化程度通常也不高,买卖双方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自行制定合约条款。
 
由场外衍生品引发的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际市场加强了对场外衍生品的监管,有许多场外交易从“场外”走到了“场内”,交易还是一对一进行,但相关的资金结算等放在了交易所,即“场外交易、场内结算”。而且,许多交易所也推出了标准化更高的合约。现今交易活跃的铁矿石掉期交易,就是这种“新型”的模式。
 
而指数期货是金融衍生品的一种,也属于场内的期货交易。与普通的商品期货相比,其交易对象是指数而非实物商品本身,所以,最后合约到期时通常采用现金结算,而非实物交割,这一方式下结算时选择的采集价是否合理易引起争议。
 
此外,目前国际市场拥有影响力的铁矿石现货指数有环球钢讯(SBB)的TSI指数、金属导报(MB)的MBIO指数与普氏能源资讯(Platts)的普氏指数。其中以普氏指数较为主流。据业内人士介绍,普氏指数仅是工作人员打电话给参与现货市场交易的询价对象,咨询当日的成交情况或者对趋势的看法后,进行综合考量得出的一个估价,当天也可能没有一笔交易以该价格完成实际的成交。由于该指数价格采集过程对外不公开,买方对其公正性和透明性普遍存疑。
  
与场外的掉期交易相比,场内的期货交易具有三方面特点:一是买卖双方经过交易所系统集中撮合交易,这样使其具备价格发现功能的基础;二是标准化程度更高,一个商品通常只有一个期货合约,这样可使交易目标更集中,价格发现效率越高;三是具有统一的监管,投资者的非市场性风险较小。铁矿石掉期交易虽然实现了场内结算,但这只是降低了履约的信用风险,而其他方面的交易风险、监管风险等仍然无法和场内的期货市场相比。

隐藏